水漢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水漢小說 > 被女帝推倒後,我無敵了! > 第80章 這是我的老婆

第80章 這是我的老婆

它的力量也會慢慢復甦!假以時日,經過溫養,火蓮的力量將會重歸極道帝兵之威!”極道帝兵之威!許秀微微一驚。也就是說完全體的火蓮,最起碼擁有九星大帝的威力!這時,原本無比破舊蒼古的火蓮開始慢慢蛻變,其上湧動著刺目燦燦的光芒,其上大帝道紋不斷流轉,如同星辰,一股無比晦澀古樸的力量在不斷流轉。“轟!”以火蓮為中心,一道恐怖絕倫的衝擊波向著四周擴散開來。瑤池女帝眼中出現了一絲激動,“火蓮終於啟用了!”許秀問...“夜青就在帝墓之中,劍帝你可以看看。”

許秀說道。

“好。”

太初劍帝猶豫了片刻說道。

聲音落下!

“轟!”

這一片劍意虛空瞬間分崩離析,化作無數碎片。

太初劍帝和許秀再次重現眾人麵前。

瞬間,萬劍天池的無數靈劍沸騰了起來,如同受到了召喚一樣,向著太初劍帝和許秀瘋狂的衝了過來!

直接化作了一條劍氣天河!

太初劍帝拂袖一揮,萬劍天池重歸寂靜。

場中,眾人震驚的看著這一幕。

許秀消失了一天,又重新出現了!

看來許秀已經得到了太初劍帝的傳承!

“這位姑娘,可否將小青送過來!”

許秀望向瑤池女帝說道。

嘴裡這麼說著,許秀對瑤池女帝傳音道,“老婆,幫個忙。”

聲音落下!

瑤池女帝踏空而起,衣袂飄飄,如同仙子一般向著太初劍帝飛了過來。

太初劍帝看向瑤池女帝,眼中閃過一道異色,然後將目光看向了瑤池女帝懷中的夜青。

“小青,哥又回來了。”

許秀從瑤池女帝的懷中接過夜青。

“哥,姐姐說你很厲害。”

夜青笑了起來,露出非常好看的牙齒。

許秀微微一愣。

很厲害?

是指哪方麵……

而一旁,太初劍帝的身體微微顫抖,他已經感受到一股血脈之中的共鳴之力。

看著夜青的模樣,太初劍帝不禁皺眉,“許秀,她的眼睛。”

許秀微微一愣,然後取出了那個映像玉簡交給太初劍帝。

太初劍帝將神念探入,他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!

殺意!

一股滔天殺意在太初劍帝的身上湧現而出!

他的一生,還未曾有過像這樣強烈的殺意!

“太初學宮,古家一脈……”

太初劍帝的聲音變得無比冰冷。

許秀指了指地上的古風流,“劍帝,那個正是古家一脈的後人,太初學宮的聖子,古風流!

小青的破妄天眼就在他的身上,隻是我尚未掌握那種剝離天眼的上古秘法,所以……”

話音落下,太初劍帝的目光如同一把利劍射向古風流!

“啊啊啊……”

古風流馬上瘋狂的慘叫了起來,太初劍帝的神念之劍,如同萬蟲噬體!

“轟!”

下一瞬間,古風流的身體不受控製的向著太初劍帝飛去!

太初劍帝看向古風流的眼睛。

破妄天眼無疑!

太初劍帝有些唏噓,冇想到時隔萬年,他的後人的血脈已經無比稀薄了,竟然還可以覺醒破妄天眼!

“我試試。”

太初劍帝說道。

這個時候,夜青似乎感受到了古風流的氣息,嚇得就往許秀的懷裡鑽。

“壞人,壞人……”

夜青的身體不斷顫抖,向著許秀的懷裡蜷縮。

對於夜青而言,古風流氣息足以讓她刻骨銘心。

那是永遠的痛苦和絕望!

一旁,太初劍帝沉吟片刻,然後拂袖一揮,一股晦澀古樸的力量從袖袍之中湧出,無數璀璨的靈紋如同星火一般流轉了起來,射入了古風流的雙眸之中。

“啊啊啊啊啊……”

古風流發出了一陣如同殺豬般的慘叫。

這個聲音嚇得夜青瑟瑟發抖。

“啪!”

許秀一巴掌扇在古風流的嘴上,直接將其嘴封印了。

此時,太初劍帝一臉凝重,空中無數靈紋不斷幻化,空中出現了一道道極其詭秘的圖案,古風流的身體不斷抽搐,彷彿受到了一種極其痛苦的刺激。

不多時,古風流口吐白沫,目光變得無比空洞,無數靈紋托著兩個極其詭秘的暗影從古風流的雙眸中閃爍而出。

見此,許秀極其緊張的看向這兩道詭秘的暗影。

不出所料的話,這正是破妄天眼!

“小青,睜開眼睛。”

許秀在夜青的耳邊說道,在她白嫩的臉蛋上親了親。

夜青的恐懼有些緩解。

她睜開了空洞的雙眸,眼珠一片灰暗。

“哧!”

還冇有等夜青反應過來,太初劍帝大手一揮,兩道詭秘的暗影衝入了夜青的眼裡。

“啊……這是什麼?”

夜青在許秀的懷裡一縮。

她感覺眼睛有些冰涼,有種很舒服的感覺。

許秀有些震驚的看向夜青,然後看向太初劍帝,”

劍帝,小青這是恢複了?“

太初劍帝微微搖頭,“終究還是差了一絲,現在並非我的巔峰時期,而且隻是一縷殘念。

不過我已經將破妄天眼重新以秘法複歸夜青的眼睛中,假以時日,不斷溫養,夜青將會重見光明。”

聞言,許秀有些激動。

“小青,快多謝老祖。”

許秀將夜青抱給太初劍帝。

太初劍帝的虛體看著夜青,嘴角露出一抹微笑,他向著夜青的身體輕輕一指,夜青感到一種很舒服的感覺。

“老祖……”

小青皺起眉頭,對於這個稱呼似乎並冇有什麼概念。

太初劍帝眼中流露出一股柔情,將夜青抱了一會,然後交給了許秀。

“我感覺老祖很親切。”

小青對許秀小聲說道。

“哈哈。”

許秀不由笑了。

太初劍帝也微微一笑。

“砰!”

許秀一腳將旁邊的古風流踹飛了出去,古風流被以秘法取走破妄天眼之後,雙眼中血流不止,他已經看不見了。

“轟!”

古風流重重摔在地上。

地麵上,枯炎聖人,星辰峰峰主等人趁此向著古風流走來,然後對著太初劍帝恭敬跪拜。

“太初劍帝在上,我等大衍聖宗之人蔘拜!”

眾人大聲說道。

聞言,太初劍帝的眼中一陣神華流轉,“大衍聖宗……不錯,你們做的不錯!”

咻咻咻!

太初劍帝拂袖一揮,一道道光華射入眾人的腦海之中。

下一瞬間,枯炎聖人,星辰峰峰主等人無比震驚,繼而向著太初劍帝再次一拜。

剛纔,太初劍帝給了他們每個人一種極其珍貴的機緣!

見此,其他修煉者也跪拜在地,“太初劍帝在上,我等金陽宗參拜!”

“太初劍帝在上,我等紅羅宗參拜!”

“太初劍帝在上,我等……”

眾人如此潮水一般跪在地上。

太初劍帝微微點頭,“看來現在的太初域,還算尚可。”

片刻後,太初劍帝看向許秀,“接下來,便是解決最後一個禍患了。”

許秀愣了一下,馬上明白太初劍帝說的是哪個被鎮壓的血靈族二星大帝!

“不過,在此之前,我倒是有些話和你再說說。”

太初劍帝又說道。

聲音落下!

太初劍帝拂袖一揮,對瑤池女帝淡淡道,“得罪了。”

轟!

一股恐怖絕倫的力量湧出,瞬間將許秀和瑤池女帝覆蓋,無數璀璨的靈紋在空中流轉。

許秀和瑤池女帝麵前的風景一變!

他們已然屹立在一片劍意虛空之上。

“閣下莫非是瑤池聖地的新帝?”

太初劍帝突然看向瑤池女帝說道。

“回前輩的話,在下的確是近千年前在瑤池聖地證帝!”

瑤池女帝說道。

“我觀你氣機飽滿,恐怕很快就要突破二星大帝了!”

太初劍帝笑著說道。

瑤池女帝點了點頭。

突然。

許秀對太初劍帝說道,“劍帝,有一個大秘密你想不想聽?”

“哦?大秘密?”

太初劍帝眼中露出一股異色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瑤池女帝輕輕咳嗽一聲,暗示許秀不要亂來。

但。

許秀直接催動身法。

瞬影無缺!

“轟!”

許秀直接來到了瑤池女帝的身旁,一把拉住了瑤池女帝的纖纖玉手。

太初劍帝直接愣住了。

這是要?

下一瞬間,許秀笑著說道,“劍帝,這位是瑤池女帝池瑤,她是我的老婆。”

“啊?”

太初劍帝目瞪口呆。

他的腦海中想過一道可能。

這小子不會是假借他之威搞事情吧?

但下一刻瑤池女帝的反應讓太初劍帝覺得,許秀和瑤池女帝的關係非同一般。

因為瑤池女帝並未否認,而是身上出現了一股怒意!

許秀反而更加緊緊握住瑤池女帝的纖纖玉手,甚至在溫潤的玉手上親了一口。

“彆打我!

我還抱著小青呢!”

許秀突然大喊。

聞言,瑤池女帝身上的氣息一滯。

許秀懷裡的夜青也愣住了。

“哥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夜青小小的頭腦有大大的困惑。

發生了什麼?

不是姐姐嗎!

許秀笑著在夜青的臉上親了一口,“這位姐姐就是瑤池聖地的女帝,也是哥的老婆。

不過這件事情你就記在心裡,千萬不要給彆人說哦!”

聽到此言,夜青的臉上露出一種凝重的神色,認真的點了點頭,嘟著嘴說道,“哥,我不說……打死我也不說!”

瑤池女帝:“……”

許秀看著瑤池女帝,笑著說道,“老婆,劍帝不是外人,此事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……劍帝知,小青知……”

啪啪啪!

太初劍帝的臉上露出了極其滿意的笑容,甚至鼓起了掌。

“好好好!

你小子做的不錯!”

太初劍帝大聲讚揚道。

瑤池女帝:“……”

說實話,要不是太初劍帝在這裡,她真想打死許秀啊!

“老婆,把麵紗先放下吧,讓劍帝看看。”

許秀又說道。

聞言,瑤池女帝徹底怒了。

這怎麼還得寸進尺了?

聞言,太初劍帝淡淡一笑,看向瑤池女帝,冇有說話。

瑤池女帝微微一愣,她的內心還是極其尊崇太初劍帝的。

曾經瑤池聖地流落至太初域的時候,太初劍帝對聖地伸出過援助之手。

所以,猶豫了一下,瑤池女帝意念一動,臉上的麵紗緩緩滑落!

……

ht1shukuzhuzhudaobixiax

shu5200du8txtzx23

23x86696l5bixia著眾人,“我倒想看看,整個洛家還有冇有對我忠心耿耿之人?!”聲音落下!場中眾人皆是無比憤怒!洛天行今日將洛家半帝之上所有人都召集起來,想要抹殺異己之人!順他者昌!逆他者亡!一個三星黑袍大帝咬牙切齒的站了起來,“洛府主,滄浪無涯,回頭是岸!我曾經接受過您的傳承,我不想您變成這個樣子!”聞言,洛天行一臉猙獰,直接一掌對著黑袍大帝拍下,“麵刺我者,死!”黑袍大帝頃刻間被一掌拍成了肉泥!場中直接陷入了一片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