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漢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水漢小說 > 被女帝推倒後,我無敵了! > 第79章 太初劍帝的夙願實現

第79章 太初劍帝的夙願實現

那個光點就是許秀。“這完全是一路橫推啊!”星辰峰峰主震驚道。“第七層通關也這麼快嗎?許峰主的戰力實在太恐怖了。”雲峰峰主說道。一旁,無數弟子皆是無比震驚,目瞪口呆地看向試煉塔上的那道光點。許峰主通過考覈速度太快了。對於他們而言,那一道道考覈如同高山一樣難以逾越,但是對於許秀而言卻是輕而易舉!這就是差距啊!就在這時。第七層那些挑戰失敗的玄宮境被幾箇中年男子抬了下來。重傷!宗主皺眉,“這是怎麼了?”其...一時間,無比恐怖的帝境威壓如同水銀瀉地一般向著四周傾瀉而來。

與此同時。

帝階劍意也如同一把通天長劍在天地之間驟然出現,眾人隻感覺一股極強的窒息感,靈魂戰栗,毛骨悚然。

一個青衫劍修緩緩屹立於天地之間。

太初劍帝!

看到太初劍帝的瞬間,眾人的心中皆是掀起了一陣驚濤巨浪。

所有人都想起了曾經太初劍帝隻手鎮壓太初域,隕落之前強勢斬殺太初域附近大帝的傳說!

太初劍帝為了太初域付出了無數心血,太初域當下的格局離不開太初劍帝的犧牲!

而此時,大衍聖宗眾人早已熱淚盈眶,心中無比激動!

自太初劍帝隕落之後,大衍聖宗淪為大勢力的末流,在數千年裡遭遇太初學宮等勢力的洗劫,在蠻族的衝擊下苟延殘喘,能堅持到今天實在是不容易。

就在這時。

“轟!”

虛空之中,許秀和太初劍帝兩道身影屹立虛影。

對峙!

這是跨越了數千年的傳承!

看到這一幕,枯炎聖人的眼中兩行清澈的淚水滑落了下來,“這一次,我大衍聖宗一定會拿回屬於我們的一切!”

“許峰主做到了!

許峰主做到了!”

星辰峰峰主無比激動的握緊拳頭。

對於大衍聖宗眾人而言,這個瞬間值得他們所有人銘記!

許秀,無疑是可以接著太初劍帝留下的重擔之人!

“你來了!”

太初劍帝笑著說道。

“我來了。”

許秀淡淡說道。

見此,眾人終於明白之前他們聽到了那個聲音是怎麼回事了。

那是太初劍帝對許秀說的!

隨著太初劍帝和許秀兩人的聲音落下,許秀身後的萬千靈劍之海驟然間躁動了起來,無數靈劍,無數劍氣開始如同沸騰一般,向著太初劍帝和許秀兩人所在的空間極速的飛舞了起來。

萬劍天引!

一時間,這一方天地無數靈劍化作花瓣一般,無比熾烈的光芒層層疊疊,劍氣化做無垠星河,無數靈劍激射旋轉,自成空間,將許秀和太初劍帝兩人覆蓋了。

呼吸間,兩人皆是不見了身影。

“轟!”

許秀感到一陣恍惚,等到許秀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,他已經身處一個虛幻的劍意空間之中。

他和太初劍帝遙遙相望。

許秀向著太初劍帝躬身一拜,“晚輩,青雲峰峰主許秀,見過太初劍帝!”

太初劍帝微微一笑,“不愧是我看中之人,登上通天台五十階,得到帝典認可!

現在想來,我之劍道對你而言,隻是一個開始。”

話音落下!

太初劍帝屈指一點。

“嗡!”

一道熾烈的光華湧入許秀的腦海。

《太初劍訣!

瞬間,許秀的腦海有些刺痛,大量的劍道資訊湧入他的識海之中,那是太初劍帝集畢生之所學,集畢生之所成!

許秀陷入了一種空靈之態。

在這種空靈之態,許秀身處一個劍意虛空之中,破妄劍意和毀滅劍意已經化身成兩個巨大的石碑,石碑之上無數靈紋彙聚,如同星光璀璨。

不僅如此,海量的關於靈劍的訊息化作了靈紋的形式在虛空之中流轉。

許秀迫不及待的參悟了起來。

因為他雖然已經躋身一重劍聖之境,但實則對於劍道的理解,劍道的基礎都是不甚瞭解的,現在太初劍帝的大量心得在這裡,許秀如同鯨吞牛飲一般學習了起來……

何為劍?吾以為,劍者,乃心中所執……

吾輩劍修,修劍更修心,心在劍在,心滅劍滅……

毀滅劍意的儘頭是什麼?吾以為一念葬生死,一念複死生……

破妄劍意,洞穿天地虛妄,勘破敵人破綻,若到達極致之態,可解大因果之道……

許秀瘋狂的吸收這太初劍帝的劍道感悟。

在這種空靈之態,許秀參悟了足足有十幾日!

許秀已然知曉,太初劍訣並不圓滿,甚至隻是一個雛形!

太初劍訣,以破妄劍意和毀滅劍意為根基,構建了一個極致劍道的藍圖。

太初劍帝的意誌無限大,可惜他未曾看到自己的劍道圓滿,便隕落了。

“劍道一途,道無涯!”

太初劍帝的聲音在許秀的耳邊響起。

許秀緩緩睜開眼睛,他的目光已經變得無比的澄澈和深邃。

太初劍帝留下的傳承,在不斷地滌盪他的內心,他的靈魂!

“錚!”

許秀手中的靈劍發出一聲劍吟,響徹虛空。

正是之前許秀得到那個萬劍之王!

此前,這個靈劍對許秀還有一絲抗拒,但是現在靈劍已經主動的發出親昵的波動。

“不錯!

不錯!”

太初劍帝自虛空身處向著許秀走了過來。

“吾之傳承已經悉數傳於你了,對於你來說,吾之劍道可作為你的引路人,以你的悟性和天資,終有一天會超越我!”

太初劍帝說道。

話音落下!

太初劍帝右手一招,許秀手中的靈劍衝飛了出來。

太初劍帝輕輕的撫摸著劍身,眼中露出一絲溫暖的神色,“太初劍斷裂之後,我在便在帝墓之中佈下一個通天萬劍天池,想要滋養一個嶄新的帝兵!

這把靈劍,剛開始也是一個普通的聖兵,但是慢慢的在無數靈劍之中脫穎而出!”

“但要成為萬劍之王,絕非易事!

這把靈劍亦是承受了無儘的劫難也最終登上了萬劍之王的寶座!

可惜,萬劍天池終究是達到了極限,因此這把靈劍冇有蛻變成帝兵,不過也超越了聖兵不知凡幾!

假以時日,它一定會成為帝兵!”

聞言,許秀有些震驚。

他原本以為這把靈劍是太初劍帝選中的幸運兒,冇想到他實則是在萬千靈劍之中殺出來的!

許秀不難聽出太初劍帝的言外之意。

這個世界,從來冇有天生無敵的劍修!

“許秀,給這把靈劍取個名字吧。”

太初劍帝輕輕一揮,靈劍再次回到了許秀的手中。

“還是叫太初劍吧。

這把靈劍之中秉承了劍帝你的遺誌,在帝墓之中誕生,從此,你便喚作太初劍吧!”

許秀摸著靈劍說道。

靈劍之中傳來了一陣波動,似乎是同意了許秀的起名。

“也好。

太初劍……”

太初劍帝的眼中升起一道回憶之色。

這時,許秀取出了原本的帝兵太初劍劍尖!

“錚!”

太初劍帝還未出手,劍尖就向著太初劍帝激射而去。

看到劍尖,太初劍帝微微一愣,他的眼中似乎有些濕潤,這一刻,如同老友重逢。

此時此刻,恰如彼時彼刻!

“太初劍的劍身在太初學宮。

古無常背叛了劍帝您之後,奪取了我大衍聖宗所有的劍道傳承,更是找到了太初劍劍身,勘破了一部分大帝道紋,如今的太初學宮力壓大衍聖宗一頭。”

許秀緩緩說道。

太初劍帝微微皺眉,“古家一脈……”

“劍帝放心,待我踏出帝墓之日,便是開始清算這萬年恩怨之時!”

許秀一臉凝重的說道。

太初劍帝微微點頭,“如今你已經得到我的全部傳承,我這一縷殘唸的使命也就完成了一半!”

說著,太初劍帝看向手中的太初劍劍尖,“你可願融入新的劍身之中?我的故事已經結束了,但是你的故事還未結束。”

太初劍劍尖似有不捨,但終究是發出一陣波動。

見此,太初劍帝輕輕一招,一股恐怖絕倫的力量在虛空中湧起,劍尖和新的太初劍融合在一起了!

虛空之中,無比晦澀古樸的力量不斷流轉。

太初劍帝以通天造化之手硬生生的融合帝兵!

不多時。

一聲劍吟在虛空中響起,一把嶄新的太初劍在虛空之上遊離,已經隱隱有了帝兵之威!

太初劍帝將太初劍還給許秀,眼中神華流轉,“近萬年前,我隕落之前,在帝墓之中鎮壓了血靈族最後一個二星大帝,同時也將太初域附近眾多異族的準帝、半帝和聖人王鎮壓於此。”

“原本按照我的佈局,不出五千年,這些異族將全部身死,但冇想到還是出了一些意外!

所幸許秀你用無比驚豔的一劍抹殺了剩下的異族,否則帝墓傳承一事適得其反,成為我太初域人族的葬墓!”

許秀說道,“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!

劍帝您的佈局已經做到了極致,當下的太初域雖然人族處於劣勢,但有瑤池聖地和螣蛇穀抗衡,至於蠻族,血靈族,犀甲族等異族失去了大帝,氣數已儘,萬年依舊冇有產生新的大帝!”

太初劍帝微微點頭,取出一枚玉簡,向著許秀拋出。

“曾經我隕落之時,借天地之力去探查太初域的大勢,結果看到了無比恐怖的一幕,我也百思不得其解!

等你成長起來之後,可以去探索一下!”

太初劍帝說道。

許秀接過玉簡,將神識探入,結果感到一陣刺痛。

“等你踏入聖人之境,再去檢視吧!

否則你的神識探入其中,這玉簡中的異象會讓你受到反噬之力。”

太初劍帝說道。

許秀點了點頭,將玉簡收了起來。

“對了,我的劍道意境,你可以借鑒,不必受其拘泥!”

太初劍帝又提醒道。

“好。”

許秀說道。

劍道意境!

從太初劍帝的傳承之中,許秀知道並非每個大帝都可以凝成帝階意境!

但隻有凝成帝階意境,纔算證帝無缺!

而太初劍帝的劍道已經無比瑰麗,甚至比瑤池女帝的漫天火蓮更為驚豔!

若是能親眼目睹太初劍帝展開劍道意境,那將是一種視覺盛宴!

接著,太初劍帝又交待了一些其他的事情,包括大衍聖宗的無上秘辛,帝典等等。

不多時,太初劍帝的眼神中出現了一絲釋然。

“哦,對了,劍帝,我找到了你的後人。

他的名字叫做,夜青。”

許秀說道。

“什麼?”

太初劍帝微微一驚。

……

ht1shukuzhuzhudaobixiax

shu5200du8txtzx23

23x86696l5bixia古千山說出的訊息太過震撼,如同一道雷霆在眾人心中砸響!太初劍帝的帝墓!太初劍帝,那可是近萬年前隻手遮天,一人鎮壓整個太初域的存在!而且在隕落之前,太初劍帝強勢斬殺太初域附近數萬裡的異族大帝,為太初域人族蕩平威脅……其實力達到了一種難以想象的高度!他的帝墓傳承的價值恐怕不可估量!想到此,所有人都無比激動!古千山說出的這個訊息太炸裂了!而且從古千山的話裡,眾人聽出了言外之意,那就是大衍聖宗攻入蠻族,並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